“最美文化員”雷其松和他收藏的畲族鳳冠。雷其松供圖
  疼惜文物毅然走上尋訪路
  身為一個地地道道的畲族人,雷其松從小就在半月里村的老宅庭院間長大。這裡的青磚石門、典籍樂章是他生命里最初的記憶,也仿佛一種印記,伴隨他一路走過近40年光陰,化作生活中看似習以為常、卻又割捨不下的一份牽掛。
  由於祖上行醫,雷其松很小就從爺爺手上學會了畲族醫葯技術,17歲開始行醫賣藥,後來又在鎮里開了一間青草藥店。每天診治二三十個病人,生活雖不富裕,卻自有一番天地。
  2001年的一天,雷其松在正在青草藥店坐堂,無意中看到一篇關於“搶救畲族文化”的報道,一向鐘愛老物件的他清晰地感到內心一陣觸痛。想起自己村子里的老宅和許多祖上的傳承,他始終有些不安。
  十幾年前正是農村變遷最為風起雲涌的年代,人人都盼望日子過得好一點、再好一點。看著平日里常見的老宅子、舊物件,和外界的水泥磚房、高樓大廈相比,總讓人感覺是那麼殘破不堪。而這樣的環境下,一些有價值的畲族文物、古民居也不時會遭到盜賣和破壞。
  雷其松目睹著村裡正在發生的變化,心疼幾百年祖輩的心血面臨覆滅,更為村民們保護畲族文物的意識越來越淡漠而感到焦慮。很明顯,保護這些老物件已經是刻不容緩的事情,但究竟該如何保護?雷其松沒有想得太多,只是單純地希望盡全力把老物件們小心看護起來,還要勸導村裡的人家不要拆建老宅,留下這片古村的原貌。
  2002年雷其松向村兩委自薦,擔任了村文化協管員。除了日常的做板報、辦書屋,他開始大力宣傳文物保護的意義和知識,並且更加專註地去尋訪、收集各類古老的畲族文物。
  半月里村古民居。資料圖
  保護老宅使命未達不放手
  保護文物絕不是個輕鬆的行當,更何況雷其松的尋訪、收集都是自發行為,可無論怎樣艱難他都不想放棄。雷其松說:“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畲家文化的傳承者。這份使命感讓我不能放手不管。”
  搶救收集畲族老物件也許還有安置、運輸上的便利,可村裡更加一目瞭然的老房子卻是保護上的大難題。雷其松曾感嘆,“其實在我十幾歲時就經常勸阻爺爺輩、叔伯輩拆建老宅,但各家都有困難,更想不到一塊去,根本勸不動。”這種情況下,雷其松只有不斷在自己身上做出犧牲。
  2006年,村裡一戶人家三兄弟住房困難,打算將自家“舉人府”的祖屋拆除,改建新式的磚混水泥房。這是座明清時期的古建築,保存完好,極具歷史文化價值。雷其松苦勸無果,還反而遭到對方的白眼:“我拆自己家的房屋,關你什麼事。”
  雙方爭執不下時甚至起過衝突,最終雷其松決定,將自家100平方米的宅基地讓給這家兄弟,如此才保住了那座200多年的古民居。最近這些年,那戶人家逐漸意識到古建築的價值,不禁感慨:“多虧他當時死命阻止,不然哪裡還會保存到現在。”
  2012年,又一道難題擺在雷其松面前。他在霞浦松柏鄉發現了一棟舊時地主的三層木結構老宅。房屋早已老舊腐朽,屋主打算將它拆除,並將木料以每擔80元的價格賣掉當柴燒。
  雷其松看到十分心急,老宅已不多見,必須保留下來,他趕緊湊了3.8萬元買下這棟老宅。可當他想將老宅搬遷回老家時,卻發現費用高達20萬元。雷其松只好又向親戚求助,終於籌齊了所有費用。最近雷其松告訴記者,這棟木質老宅的複原再有一兩個月就可以全部完成,“所有的構件都按原樣重建,保持原貌。”。
  雷其松與妻子一起收集整理畲族小說歌。雷其松供圖
  傳承文化傾盡所有無所惜
  連續十幾年,雷其松探訪了許多閩浙兩省的畲族村莊,在親人支持乃至外借債務的支撐下,他前後共花去了60多萬元,而他收集的具有一定價值的文物也達到了1000多件。從畲族的醫書、田契、厝契、山契、地契、脈書、中華民國身份證,到清朝秀才考卷、明清宋代的瓷器、木雕,再到畲族祖圖、繡花鞋、頭飾……每一件文物都傾註著雷其松保護、傳承畲族文化的專註與執著。
  為了這些文物,雷其松傾盡所有,村民甚至戲謔他得了“文物病”。而多年以來,雷其松的故事也不斷得到當地民宗委、文化廳等部門的關心。特別是在2008年,正當雷其松因專註文物保護而無力養家以致灰心喪氣之時,他在當地政府的支持下將自家房屋闢出一半,一舉建起了一座“畲族文物博物館”,向世人免費開放。
  如今,雷其松的生活已經從以往的上午行醫賣藥、下午探訪保護文物,逐漸轉變為全天埋頭收集整理文物,併為來往游人做義務講解。他說,自己的工作屬於“收集不難,保護難”,一個人的精力十分有限,但“為了畲族文化的傳承,為了畲族文化的深挖,這樣的付出還是值得的。”
  身為“文化協管員”,雷其松還研究畲歌、畲族武術、畲族禮儀,也在村裡多年搭起歌台,辦起了畲族歌會。此外,他本人一年還會義務主持畲族傳統婚禮達50多場次。也正是由此,2010年,雷其松被福建省政府授予了“閩東畲族婚俗代表性傳承人”稱號。
  現在的雷其松仍然和妻子一起住在山上的老屋,小心守護著畲族文化傳承的瑰寶,正如霞浦縣溪南鎮黨委書記周文玲曾說,“他是一名普通的文化協管員,每月只拿100元的工資,卻乾著守護畲族文化的大事。”
  追溯這一切的源泉,也許恰恰就是雷其松曾說過的那句話——“這份使命感讓我不能放手不管”。(編輯:賈元熙)  (原標題:“最美文化員”雷其松:保護畲鄉文物 但求無愧我心)
創作者介紹

1503

ua70uasu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