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故中,發生側翻的該輛長清至濟南客車上,26名乘客不同程度受傷,其中7名乘客不同程度骨折,受傷乘客中還有一名孕婦,目前正等待進一步檢查。因為撞擊,大貨車損毀嚴重,副駕駛員仍未脫離生命危險,在醫院搶救。昨天晚上,長清警方向本報記者介紹情況稱,車輛的乘客座椅均配有安全帶。多名受傷乘客告訴記者,事發時很多乘客都沒有系安全帶。 本版文/圖記者鄭芷南李林超
  路上現十多米剎車痕
  昨天的事故現場位於220國道平安店路段,有網友在微博中發佈的現場照片顯示,一輛大貨車停放在路中間的護欄邊,車頭部位損毀嚴重,車頭保險杠掉在了地上。現場目擊者告訴記者,大貨車是安徽牌照,當時車上拉著糧食。
  在現場,還有一輛綠色的大客車在路邊側翻,車頭朝南,車尾朝北,車玻璃嚴重破損。交警隨後到達事故現場,進行處置。附近還有不少圍觀的市民。事發後,有三輛救護車迅速到達了現場。
  昨天上午,記者趕到現場時,事故車輛已經被拖走。在路面上,記者看到,路中間護欄附近有十多米的剎車痕,路邊也有一大灘油污。路面上還有一些尚未清理乾凈的玻璃碴。發生事故的路段道路筆直,車流量也不算大。
  傷員被送往多所醫院救治
  受傷乘客分別被送往長清區人民醫院,長清區中醫院,省立醫院,千佛山醫院等處救治。客車上的26名乘客不同程度受傷,其中7人不同程度骨折。
  在長清區人民醫院的急診室內,記者見到了一名中年男子,正在輸液,是受傷的乘客之一。這名男子告訴記者,他是在長清區教委附近上的車,票價四元,“我在車中間坐著,當時就聽到‘嘭’地一聲巨響,然後我就沒意識了。等到清醒一點之後,就感覺有人壓著我的腿了。”男子的妻子告訴記者,發生車禍後,她接到了丈夫的電話,只說是出車禍了,但是也說不清楚具體位置和車禍的情況,“後來又給我震了一下鈴,再後來給我打電話說可能是在長清區人民醫院,我馬上趕到了醫院,已經是10點15分了。”記者瞭解到,這名男子頭部受傷,目前正在醫院治療。
  不少乘客沒系安全帶
  在長清區人民醫院,記者還找到了一名二十多歲的傷者,受傷嚴重。這名傷者的母親告訴記者,早上八點左右,女兒在長清區上了這輛大巴車,前往濟南,“走了沒一會兒就接到電話說出車禍了。”在醫院的病房內,記者看到這名傷者眼部和嘴部用紗布包扎著,胳膊也用紗布包扎了起來,手上打著點滴。母親用手絹幫她擦臉時,她疼得想躲開,但是脖子又動彈不了,母親告訴記者,女兒屬於車上傷情比較嚴重的。
  在醫院的走廊上,一位等待檢查結果的李先生告訴記者,他在濟柴附近上了客車,上車時車上還有兩個空座位,上車後沒多久就發生了交通事故。李先生告訴記者,上車後,他坐在了客車最後一排最中間的位置,車上不少乘客都沒有系安全帶。“客車被後邊的一輛貨車追尾了,當時客車就被撞的轉了180°,掉了個頭,緊接著翻車了。”李先生告訴記者,事故發生後,車輛前後的玻璃都破碎了,乘客們從玻璃中爬了出來。
  另有多名傷者和乘客稱,當時自己的周圍人並沒系安全帶。還有的乘客,似乎並未註意到安全帶,對記者稱“該車座椅未配安全帶”。
  在醫院病房內,還有一名受傷的孕婦,也是車上乘客,這名孕婦告訴記者,她坐在最後一排最右側的座位上,事故發生後,頭部受傷,頭疼難忍,其他情況還有待檢查。
  貨車副駕駛被甩出車外
  今年45歲,來自安徽阜陽的耿先生是一名大貨車司機,事發時,他正坐在副駕駛的位置,事故中,因為巨大的撞擊,他直接從副駕駛的位置被甩到了馬路上。他告訴記者,當時開車的司機正是他的“老闆”,“事發後,我一直都沒有見到老闆,到現在我的醫葯費還沒有人給支付。”昨天中午12點左右,在進行了CT 檢查後,耿先生被推進了搶救室,進行了大約2個小時的搶救之後,醫生開始給他進行術前準備。負責耿先生治療的醫生介紹,耿先生的右上肢、右下肢以及左上肢都嚴重骨折,為了防止大出血,他還不能隨意活動。醫生介紹,經過搶救,耿先生的意識已經基本恢復正常,可以進行正常的交流。不過對於事發時的很多細節,他告訴記者,他已經記不清楚。“我們的貨車從安徽裝上了糧食,準備運到山東,事發時,我們和前方的客車是同向行駛,不知什麼原因,貨車頂在了客車的尾部。”
  據瞭解,因為受傷嚴重,耿先生還需要接受進一步的手術,當天耿先生的家人已經從安徽趕往濟南。  (原標題:“我周圍的人都沒系安全帶”)
創作者介紹

1503

ua70uasu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